壹枝梅

何必在此时,此地。

疯境:

生命的悲剧气质和距离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

我一累的时候,总顿觉索然无味,什么都失了兴致,几近病态。

五月的槐花香过,六月的雨水就来了。阴阴晴晴,断断续续,凄凄惨惨戚戚。空气中弥漫的都是味道,又是合欢花开的时节,也是盛夏。

2013年6月8日。今天。在看《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》。趴在桌子上写下:

“人生是走向孤独和平凡的过程。从大街上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到青春年少的同窗伙伴,各自奔向平行又交叉的时空。当时日日在一起的人,如今我都忘了他们的名字,他们在哪里,又过得怎么样。还联系的,也不常见。我们只能不断地努力寻找,新的可以亲近的人。接受陌生。我们彼此湮没在彼此的生命中。爱情,友情,同窗情。这样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?好在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们能越来越清晰地记得曾相遇的人,而不像童年那般忘记了他们的音貌。”

昨夜。2013年6月7日。高考第一天。我几乎要忘了六年前的那一天我是什么模样。我也是从高考这座独木桥上过来的人呢。谁又不是呢?我翻着手机的名片夹,整整300个通讯录,整整300个呢,为什么我一个信息,一个电话也没有。而六年前的那个夏天,我却和无数人道别,无数人也祝福着我。

从什么时候起,我们习惯了道别,再见,再道别,再再见,却再也没有留恋,没有苦楚。浮萍聚散的多了,也就不怨恨流水了。

翻开地图,在共和国的每一个城市,把我熟知的人找出来,连成线,都是一张网,永远也不可能是一个点。这张网,是我们每一个人用梦想和分离编织而成的,然而我们从来也不曾想织成这样一张网。它慢慢地成为距离,牢笼,和彻底的绝望之地。作茧自缚太容易,想化茧蝶生又如何单一个难。

我们的一生不会太漫长,既不会太辉煌,也不会太痛苦。如果能自在往来,也不负了真心。

我不奢求,我只想读好一本书,有一个爱人,过一次平淡却不失忘我的生活。

 

“我们家乡那种莲花,开在陌生的水面上,

一样的芬芳馥郁,不一样的名字。”


疯境:

我看见了金光,却错失了彩虹。


我一直以为是我在爬楼的过程中错过了昨天的彩虹,不甘心之余多方求证才知道,原来尼玛我只专注于西天的金光了,彩虹尼玛在东天啊,坑爹啊。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一些道理。

1、世间擦肩而过的事果然一点也不稀奇。

2、当你专注于某些目标,某个方向时,你往往不幸地遭遇了灯下黑,忽略了其他。

3、你所身在的环境和位置决定了你的视野。我虽然爬到了14楼,但是尼玛我还是在楼里,当我透过西天的窗户看外面的时候,尼玛我只能看见窗户框住的西天那一部分,想看东天,尼玛回头看肯定是楼道啊。

4、由3知,人必须登高,不停地往上走。虽说高处不胜寒,但只有高处,你才能获得俯瞰天地的视野。

5、同由3知,量变和质变有着质的不同。就算尼玛你屁颠颠爬了14楼,你也不是在楼顶,还是在楼里。缺了那临门一脚,永远不能化茧成蝶。

6、人在失去一些东西的时候需要自我安慰,于是我一直自欺欺人地认为是我在爬楼的过程中错过了彩虹,希望能心理好受一点。

7、人不能太贪心,须知吾之所得,亦是吾之所失。知足才能常乐。

8、世间完美之事可遇而不可得。

9、为什么彩虹这么并不十分稀奇的景象居然能引起我们这么大的波澜?我们心里到底缺失了什么,又在逐渐失去什么?

10、写了这篇文章,尼玛我心里终于好受点。我的金光共长虹一天啊,坑爹啊。


告白20-17

Azeros Literature:

二十

重温


重温总有他别样的韵味,叫人欲罢不能。

关于真爱和永远,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故事。

有时候,两个人因为爱情走在一起,开始既是永远。

有时候,两个人从开始走向永远。

重温便是前一种情形下,对于永远的一种祭奠。

还因为,离别让时间变成一页滤纸,滤去了烦躁,伤痛,无奈,只剩往昔美好的经典。

此刻,成全了一种叫做永恒的梦想。只剩下,淡淡的哀伤,淡淡的你与我,因为大量泪水的稀释而变得淡淡的。而对于未来,只有最无力的抱歉,和最严重的不公。

因为真爱那单向积累的特征,重温之中所得到的任何一点温存,都将是那之后,刺痛插入记忆的前兆。

重温的时候。

当她依偎在胸口,害怕她突然离开时,会袭来汹涌的寒冷。

当她的发丝流过我的指尖,担心它们会迅速地全部流走,只留下一道干涸的心的河床。

当她看着,莫名地痴笑,惧怕那又将会是泪水潮涨的引子。

……

于是,我不敢想更多。

因为在所有重温的背后,都藏着无法磨灭的关于失落的阴霾,让人不由自主地陷入悲观的沼泽。


十九

谎言


每当我们开始说谎,便给自己织下一张挣不脱的网。

如果“完美”可以被拼凑,或这可以依靠弥补而成,那“完美”在这个世界也就不会如此地匮乏了。

我庆幸,这是一条待定的真理。

至少,对于我,对于浅薄的,然而又是坚定而忠贞的完美主义者的我,依然待定。

有人问我是否想要证明它。

我一边谦虚地说,我也许会力不从心,另一边却已经迫不及待地,背上行囊。

不久,我就会悄悄地独自启程。

那并非我的性格,只是因为这一次,我爱得深沉。

这是完美主义者最危险的抉择。

他们的世界虽然都拥有共同信仰的太阳,但却各自封闭,各自局限。

他们会拥有各自追求完美的方式。

然而,却没有人会给予指引与劝诫,不知方向,不知正误,就连那经验积累的依据,也只能是单一而盲目的。

所谓偏执,便是从中诞生。

旅途的方向如有偏差,那便是写给自我的,一段谎言的楔子。


十八

脆弱


如果陷入贪婪的误区,我们的生命会因为过度的膨胀而变得十分地脆弱。

但当我无法驾驭我的信仰,脆弱便会覆盖我的躯壳,将我的心囚禁其中。


十七

解释欲望


世界中的不完美,会产生共鸣。

因为它们都有一种趋于完美的本能。

这个世界中充满了诱惑和冒牌的预言家。

有些不了解完美的人,竟在追求完美。

有些不了解完美的人,却在预言完美。

完美的片段刻意拼凑而出的,一定不是完美的全景。更何况是那么多不完美的拼凑,结果会离它们的初衷很遥远。

这种拼凑的过程,便是欲望作用的过程。

如果用“对于完美的追求”,来解释人类所有的欲望的话,未免有一些武断。

但事实上,那确实可以用来承载。

人类本身就是一个过程,进化的起点是动物,终点也许就是神。

完美需要有完美的心灵来承载,跨越权限的追求,那本身就是一种妄想。

属于人类的完美主义,那究竟是一种超脱,还是严重的不自量力?

欲望,正让我们不知不觉地陷入“刻意”的局限之中。


淡极始知花更艳,任是无情也动人——任盈盈

乌托邦:

若论金庸小说中最受欢迎的男主角,令狐冲应该逃不出前三名,而若论金庸小说中最受欢迎的女主角,任盈盈恐怕排不进前五名。其实论美貌,论智慧,论感情专一,任盈盈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,但任盈盈并不是读者钟爱的人物,甚至有一些金庸评论者认为任盈盈表面上可以为爱情付出一切,实际上机心甚重,算定了能把令狐冲收入囊中。
   这些对任盈盈的态度,究其根源,怕要归因于任盈盈性情的淡泊,我也就从任盈盈的淡泊说起:
  
   我心素已闲,清川澹如此
   任盈盈的出场,是从琴声开始的。对于任盈盈琴艺的高妙,书中有几处动人的描写,细细品味,都与她的淡泊从容、宁静致远有关:
   “初时所奏和绿竹翁相同,到后来越转越高,那琴韵竟然履险如夷,举重若轻,毫不费力的便转了上去。”
   “这婆婆所奏的曲调平和中正,令人听着只觉音乐之美,却无曲洋所奏热血如沸的激奋。奏了良久,琴韵渐缓,似乎乐音在不住远去,倒像奏琴之人走出了数十丈之遥,又走到数里之外,细微几不可再闻。”
   举重若轻、平和中正、细微几不可闻,这些语句岂不都是盈盈的写照?盈盈在日月教中位高权重,尊荣无限,但她对此毫无兴趣,却愿“独坐幽簧里”。在朝露暗润花瓣,晓风低拂柳梢的琴声中,一个生性淡泊的形象悄然登场。
   任盈盈是聪敏的,金庸小说中,聪敏的女子多矣。黄蓉的聪敏,在于机灵,天生的机灵,使她机变百出;霍青铜的聪敏,在于大气,自幼在军中锻炼的她临危不惧,沉稳不乱,有统率群雄的豪气;赵敏的聪敏,兼有黄蓉的机灵和霍青铜的大气,既有耍小聪明,玩弄张无忌于股掌之上的狡黠,又有临阵布局,指挥将领的豪气;程灵素的聪敏,在于磨练,自幼生于险恶环境的她,步步留心,事事思谋,终得以像围棋高手般,布一子而牵全局,思虑周详备至,计谋层出不穷。
   而盈盈的聪敏,则与她的从容淡泊大有干系。且看书中最后一段,令狐冲和任盈盈在华山思过崖的黑洞中,同前来观看剑法的五岳剑派众人混杂一处,突然蜡烛熄灭,道路阻塞,众人神智慌乱,乃至自相残杀的险恶时刻,盈盈是如何应对的:
   “令狐冲低声道:‘盈盈,你在那里?’语音中带着哭泣。忽听得头顶有人低声道:‘我在这里,别作声!’令狐冲喜极,双足一软,坐倒在地。  
   当众瞎子挥剑乱砍之时,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躲在高处,让兵刃砍刺不到,原是一个极浅显的道理,但众人面临生死关头,神智一乱,竟然计不及此。”
   聪明如令狐冲者,神智慌乱时,也想不到这着,并非因为盈盈的机智高于令狐冲,而是她生性的从容淡泊,使她在任何时候,都比他人多些镇定,心神一定,便不会如他人般在慌乱时丢掉了平时的机智。
   紧接着的下一段,在左冷禅杀了个回马枪时,盈盈又再次显示了她的处变不惊:
   “盈盈伸手在令狐冲腋下一提,低声道:‘上去!’两人同时跃起。盈盈先前曾在一块凸出的岩石上歇足,知道凸岩的所在,黑暗中候准了劲道,稳稳落上。令狐冲心想:‘盈盈见机好快,咱二人居高临下,便不易为众瞎子所围攻。’”
   即使是盈盈的美貌,也见出盈盈的淡泊。书中对盈盈外貌的描写,多用虚笔,如秀丽绝伦、娇美不可方物之类,涉及具体描写,只对她的肤白反复提及:“肌肤白得便如透明一般,隐隐透出来一层晕红。”“星月微光照映之下,雪白的脸庞似乎发射出柔和的光芒。”“皓臂如玉,长发委地。”雪白的肌肤,总令人联想到性情高洁淡漠,正如《红楼梦》中写薛宝钗的那句:“山中高士晶莹雪”。
   金庸在《笑傲江湖》的后记中说,任盈盈是个现代隐士。隐士的形象在古代中国多矣,从不食周粟的伯夷叔齐、宁愿被火烧死也不出山的介子推,到采菊东篱下的陶渊明、晚年惟好静、万事不关心的王维、小舟从此逝、江海寄余生的苏东坡。这些隐者,大多可敬不可亲,少数可亲者如苏东坡,皆因他除了隐逸之外,另有一股潇洒神韵。若是单纯的隐士,便殊不可爱,设若这隐士竟是位女性,则这不可爱的程度还要再添上几倍。金庸笔下的女性,其让人喜爱者,要么是敢爱敢恨、性情刚烈者,如赵敏;要么是事事顺遂,我见犹怜者,如小昭;而一个生性淡泊的女性,则让人说不出什么不好,终至无话可说。
   然而,任盈盈是不是仅仅为一纯然的隐士呢?非也。金老爷子又说了,任盈盈唯一追求和在乎的,是爱情。正是她对爱情的追求,使这个淡到极处的女子,焕发出了动人的光彩。正所谓:“清溪深不测,隐处唯孤云。松际露微月,清光犹为君。”有个盈盈骑马过,见人羞涩却回头
   说到任盈盈的情,不妨先说她的羞涩。腼腆羞涩,恐怕是任盈盈留给读者最深的印象。盈盈说话,总是“低声道”、“轻声道”、“语音极低极低”、“语声细微,几不可闻”。明明心中爱煞了令狐冲,却时时刻刻羞于启齿,为了掩饰自己的情意,有不少可笑的行为,乃至做出一些过分的事情。这些个羞涩,或许要让读者不解:女孩家羞涩本是常事,但至于如此夸张么?其实如此羞涩放在盈盈身上,并不夸张。要知道她本是个生性极其淡泊之人,世间万事不挂怀,岂料如此幽静之深湖,突然闯入一个令狐冲,顿时风乍起,吹皱一池春水。从她在洛阳绿竹巷中轻声地说出“倘若他有耐心,能在洛阳久耽,那么……那么我这一曲《清心普善咒》,便传了给他,亦自不妨”时起,便已春心萌动,到令狐冲学琴,到令狐冲离去,这段长长的时光里,任盈盈的心中想必早已是波涛暗涌。宁静被打破,她心中想必是生平所未有地慌乱,面对自己一步步不自觉地陷入情网,她唯有以腼腆羞涩应对。
   或许任盈盈天性中本就有腼腆羞涩的因子,但如果没有遇到令狐冲,她这一面便不会被激发出来。动了情的任盈盈,宛若静美秋叶忽变灿烂夏花,生命顿时灵动起来,而首先显露出的可爱,便是高洁的气质中点染了一层羞涩的胭脂。
  
  松际露微月,清光犹为君
   动情的任盈盈,第二点可爱,便是她的体贴入微。在金庸小说中,情感专一坚贞的女子甚多,不仅大多正面人物如此,即使非正面人物,如李莫愁、何红药等,也莫不是情感专一者,甚至正因情感太过浓烈,乃至由爱生恨,堕入魔障。任盈盈正好与她们相反,她的可贵,就在于她的体贴和宽容,这方面典型的体现,便是她对令狐冲苦恋岳灵珊的态度。
   当令狐冲梦到小师妹不理他,心中酸苦时,盈盈只是叹了口气,轻轻的道:“你额头上都是汗水。”
   当岳灵珊与林平之被复仇的青城派追赶,令狐冲心中焦急,却顾虑重重时,任盈盈深夜将令狐冲叫出,有一番如许对话:
   盈盈道:“你在挂念小师妹?”令狐冲道:“是。许多情由,令人好生难以明白。”盈盈道:“你担心她受丈夫欺侮?”令狐冲叹了口气,道:“他夫妻俩的事,旁人又怎管得了?”盈盈道:“你怕青城弟子赶去向他们生事?”令狐冲道:“青城弟子痛于师仇,又见到他夫妇已然受伤,赶上去意图加害,那也是情理之常。”盈盈道:“你怎地不设法前去相救?”令狐冲又叹了口气,道:“听林师弟的语气,对我颇有疑忌之心。我虽好意援手,只怕更伤了他夫妻间的和气。”  
   盈盈道:“这是其一。你心中另有顾虑,生怕令我不快,是不是?”令狐冲点了点头,伸出手去握住她左手,只觉她手掌甚凉,柔声道:“盈盈,在这世上,我只有你一人,倘若你我之间也生了什么嫌隙,那做人还有什么意味?”  
   盈盈缓缓将头倚了过去,靠在他肩头上,说道:“你心中既这样想,你我之间,又怎会生什么嫌隙?事不宜迟,咱们就追赶前去,别要为了避什么嫌疑,致贻终生之恨。”
   这番对话绵密深长,盈盈步步追问,其实对于令狐冲的回答早已了然于胸,连环套式的问题,只是为了牵引出令狐冲百折千回的心事,而她最后要告诉他的是:只要你我相互理解,又何须顾虑重重?做你想做的事情罢。
   世间爱侣,爱得死去活来者多矣,但能真正做到相互理解,相互体谅者有几?所以我以为,在感情中,体贴包容比炽烈激情更为可贵。
  
   我爱你,与你无关
   任盈盈是如此宽容:当岳灵珊被敌人围困,为了令狐冲,她出手相救;岳灵珊死后,她又为其精心筑坟;最后她与令狐冲同赴华山,当令狐冲在岳灵珊的故居门前思潮翻涌,想进又不敢进时,又是任盈盈跃过墙头,拔下门栓,将门开了。在令狐冲睹物思人之际,她又悄没声的走到室外,慢慢带上了房门。
   她的如许宽容,以至让一些读者生疑:这位任大小姐,到底是多情,还是无情?处在情爱中的人,眼见情郎对旧爱念念不忘,竟能不生丝毫嫉妒之心?
   要说明这一点,得提请读者注意,任盈盈开始倾心于令狐冲,便是聆听他讲述自己对小师妹的一往情深。盈盈为何会因此对令狐冲动心?情之由起,在可说不可说之间,但由此我们却能看出这位魔教教主之女的无私:若是将自己看得极重之人,听到一男子讲述对别个女人的痴情,断不会动心,因为即使有所萌动,首先想到的也会是:他对别人如此痴情,何尝把我放在眼里?这样的男人太没眼光!
   也有例外者如阿紫,她也是感动于萧峰对阿朱的深情而爱上他,但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不是不自私,而是无所畏惧。她爱上萧峰时没有顾忌其他(如萧峰深爱阿朱,所以不大可能爱上她);她一心想得到萧峰时也没有顾忌其他,设若阿朱还活着,阿紫为了得到萧峰,指不定会对阿朱使怎样的诡计呢。
   盈盈的无私和宽容,使她不因令狐冲的苦恋而怨恨令狐冲,嫉妒岳灵珊,但她心中对此并非全无情绪。在她和令狐冲、任我行、向问天四人在雪地中散功,正遇岳灵珊与林平之被魔教中人围困时,令狐冲因为岳灵珊全不顾自己伤势,因为知晓岳灵珊和林平之的海誓山盟而黯然神伤,这一切都被任盈盈看在眼里,因此当任我行称令狐冲作女婿时,盈盈低声道:“爹爹,你休说这等言语。冲哥自幼和华山岳小姐青梅竹马,一同长大,适才冲哥对岳小姐那样的神情,你难道还不明白么?”接着又说:“冲哥为了我大闹少林,天下知闻,又为了我而不愿重归华山,单此两件事,女儿已经心满意足,其余的话,不用提了。”她知道此时的令狐冲,心中装得最多的,仍是岳灵珊,因此虽然心里情深意浓,却不愿表露出半分。这里又体现了任盈盈的另一面:自尊、傲气。
   书中曾经提到,任盈盈由于自小便被众星捧月,因此素来自大任性,颐指气使,但由于她生性淡泊从容,不会恃权凌人,享受欺压人的乐趣,因此这股子任性并未演变为骄横跋扈的戾气。而在曲折的感情中,她这股生来的傲气,则表现为心曲深隐,自尊外现。
   当令狐冲在岳灵珊面前激动紧张,乃至张口结舌之时,盈盈却是倚着封禅台的一角,似在打盹。令狐冲虽盼着她是睡着了才好,但心里也知道,精细过人的盈盈,绝不会在此时睡着。盈盈在想什么呢?没有人知道,她也不会让人知道,她只是装着打盹,不让令狐冲难堪,也不让自己的伤心显露。
   当任盈盈和令狐冲以及恒山诸姐妹同行时,她却是独自坐在一辆骡车之中,与令狐冲的骡车离得远远地。当令狐冲请她过来说话时,她的语气也是“淡淡说道”。书中对此的评价是“虽然她与令狐冲的恋情早已天下知闻,但她腼腆之情,竟不稍减。”其实这里任盈盈的表现,与其说是因为腼腆,倒不如说更多是因为她的自尊。在五岳派比剑夺帅时,令狐冲为了让岳灵珊开心,不惜自残,两人演冲灵剑法时,又是情意绵绵。这一切都收入群豪眼中,盈盈心中对此,多少会有些不是滋味吧?但她没有抱怨什么,只是表现出格外的自尊:丝毫不对令狐冲假以辞色,更不用说表露情意。
   “我爱你,与你无关。”这其实是一种自尊,其潜台词是:我不会因为爱你,就有求于你。盈盈此时,恐怕也有相似心境:你既然仍然难舍旧情,我也绝不会表露我的情意。我不会求你与我相好,你也不必勉强自己。
  
   盈中有缺
   说了这许多,都是说任盈盈的好处,难道任盈盈果真盈而无缺?倒也不是。如果任盈盈不曾遇到令狐冲,或许她这一生真是“幽独空林色”般地完满无缺,但人一动情,关心则乱,忘情之际,必不免有缺。
   一些评论者认为任盈盈“自作多情”,举的例子便是这一段:当令狐冲和任盈盈赶着马车去营救岳灵珊时,令狐冲竟沉醉于轻烟薄雾的意境中,想着与任盈盈隐逸终老的神仙生活。任盈盈得知了令狐冲的这番想法后,心中大喜,说道:“你率领群豪攻打少林寺,我虽然感激,可也没此刻欢喜。倘若我是你的好朋友,陷身少林寺中,你为了江湖上的义气,也会奋不顾身前来救我。可是这时候你只想到我,没想到你小师妹……”这时令狐冲才心中一震,想起处于危难中的岳灵珊。于是,盈盈轻轻的道:“直到此刻我才相信,在你心中,你终于是念着我多些,念着你小师妹少些。”
   看官尽将盈盈的这番心事看作是“自作多情”,因为紧接着下来,岳灵珊惨死,令狐冲的表现便说明他仍然没对小师妹忘情,说他此时念着盈盈比岳灵珊多,实在未必。
   说到任盈盈的“自作多情”,还可再举几例:令狐冲在山洞中对任盈盈说:“自今而后,我要死心塌地的对你好。”这话刚一出口,他心头马上就浮现起了岳灵珊的倩影。而盈盈却是“眼光中闪出喜悦的光芒”,说道:“冲哥,你这是真心话呢,还是哄我?”令狐冲当此之时,再也不自计及对岳灵珊铭心刻骨的相思,全心全意的道:“我若是哄你,教我天打雷劈,不得好死。”于是乎,盈盈“只觉一生之中,实以这一刻光阴最是难得”。其实以任盈盈的精细,应该知道此时的令狐冲,不可能专情于她,但当此心摇神动之际,她也傻了一回。
   还有一次是在令狐冲掌门之际,任盈盈前来捧场,嵩山派的人借此刁难令狐冲:“这个姑娘,是魔教中的要紧人物。令狐冲,你说是也不是?”令狐冲道:“是又怎样?”乐厚道:“恒山派五大戒律,规定不得结交奸邪。你若不与这些奸邪人物一刀两断,便做不得恒山派掌门。”令狐冲道:“做不得便做不得,那又有什么打紧?”盈盈对此话大为倾倒,心想:“你为了我,什么都不在乎了。”这里任大小姐未免牵强了。令狐冲生性散淡,做恒山派掌门本是情势所迫,别说是为了盈盈,就算是为了一个普通朋友,他也会放弃掌门之位,“为了我什么都不在乎”的联想未免夸张。
   任盈盈在情感中这些缺乏理智的心思,除了与情感中人智商下降有关,也与金老爷子对任盈盈塑造的缺陷有关。在金庸笔下,任盈盈如此宽容无私,但她却未能真正做到“我爱你,但与你无关”。她还是有所求的,那便是比翼双飞的连理之愿,这本是人之常情,但任盈盈既然对情郎苦恋他人也能包容,不免使人觉得她是否已经淡泊到可以毫无欲求了?非也。任盈盈虽极力克制,却仍然克制不住地希望赢得令狐冲的心,因此一旦发现了一点令狐冲对她动心的苗头,便不自禁地以为令狐冲的心在大步向她靠近了。
   这既是任盈盈的缺陷,但也不妨说,这点缺陷,使她向常人更靠近了一点,如果在任何时候都不失理智,毫无偏差,是不是也有些无趣呢?

     身无彩凤双飞翼,心有灵犀一点通
   最后说说令狐冲对任盈盈和岳灵珊的情感。许多读者都认为,岳灵珊才是令狐冲始终的最爱。这种说法不能说不正确,如果说爱就是心慌意乱,脸红心跳的话,那么能让令狐冲如此的,确实只有岳灵珊;而如果跳出这个范畴,将爱理解为一种幸福感:爱就是和此人在一起才觉得幸福,那么可以说,令狐冲的爱最终还是转向了任盈盈。但这个转折点并非任盈盈以为的,是两人共处马车之时。那时的令狐冲,虽然已经在从对岳灵珊的痴恋中慢慢解脱,但并未真正转向,转折点应该是在岳灵珊死后,令狐冲重伤之后醒来的这一段:
   “令狐冲想要坐起,身上所垫的青草簌簌作声。琴声嘎然而止,盈盈回过头来,满脸都是喜色。她慢慢走到令狐冲身畔坐下,凝望着他,脸上爱怜横溢。  
   刹那之间,令狐冲心中充满了幸福之感,知道自己为岳灵珊惨死而晕了过去,盈盈将自己救到这山洞中,心中突然又是一阵难过,但逐渐逐渐,从盈盈的眼神中感到了无比温馨。两人脉脉相对,良久无语。”
   此前,任盈盈的深情厚意并不能抚平令狐冲苦恋的伤痛,相反,因为令狐冲心属他人,以及任盈盈性情的淡泊之至,令狐冲一度觉得任盈盈是“美人如花隔云端”,相距极远,然而此时,心中难过的他却终于在盈盈温柔的眼神中充溢了温馨之感,尽管旧伤口仍在,但已不是不可解脱的心魔,而是只待痊愈的疤痕。
   到后来,两人几番死里逃生,情意更增,而最动人的一段,则是两人被仪琳之母捉住,胁迫令狐冲娶仪琳时的一段。当时二人被点中穴道,不能动也不能说话,便有了一番无语的交流:
   “忽见她眼珠转了几转,露出狡狯的神色,左眼眨了一下,又眨一下。令狐冲未明她的用意,只见她左眼又是眨了两下,心想:‘连眨两下,那是什么意思?啊,是了,她在笑我要娶两个老婆。’当即左眼眨了一下,收起笑容,脸上神色甚是严肃,意思说:‘只娶你一个,决无二心。’盈盈微微摇头,左眼又眨了两下,意思似是说:‘娶两个就两个好了!’   
   令狐冲又摇了摇头,左眼眨了一眨。他想将头摇得大力些,以示坚决,只是周身穴道被点得太多,难以出力,脸上神气,却是诚挚之极。盈盈微微点头,眼光又转到剃刀上去,再缓缓摇了摇头。令狐冲双目凝视着她。盈盈的眼光慢慢移动,和他相对。  
   两人相隔丈许,四目交视,忽然间心意相通,实已不必再说一句话,反正于对方的情意全然明白。娶不娶仪琳无关紧要,是和尚是太监无关紧要。两人死也好,活也好,既已有了两心如一的此刻,便已心满意足,眼前这一刻便是天长地久,纵然天崩地裂,这一刻也已拿不去、销不掉了。”
   这是金庸小说中最打动我的爱情段落,两心如一,连话语也嫌多余,世间有此一人,便能慰藉所有的孤独。
   如果没有令狐冲,任盈盈的生命便不会焕发如此光彩,而如果没有任盈盈呢?令狐冲便不会懂得:爱的真谛不在于意乱情迷,而在于相契琴瑟和谐,相守笑傲江湖。

梦回醉暖

查理与熊:

在这世上,我可以忘掉许多东西,但不能没有酒。酒可以润肠、暖胃。那个人曾这样说。

我来的时候,山上正开着桃花。粉艳艳的一片,好像和天连着。那人恰巧长着一双桃花眼,笑起来时我常想起一个词,人面桃花。她给我一坛酒,她说,叫梦回。

桃花开了又谢,原来已经过了许多年。

这坛酒的味道很涩,液体进入口腔深处,有一丝浓郁的甜,但很快就消散了。难怪,会叫梦回。我酿过许多种酒,却唯独不会酿这一种。每一次她来,都会带一坛梦回给我。

那种感觉恍如隔世,我分不清自己是清醒的还是醉的。但是却能清晰地看见一双翘着的眼角,好像可以漫进桃花中。一坛酒喝下就可以醉,我会梦到许多事情。

没来这里时,我一直在等一个人。她红衣黑发,眉心一点朱砂,巧的是,她也有一双潋滟的桃花眼。她说,酒会让人孤独,因为再怎么醉,最后还是会醒。她靠在门边,身后是棵垂杨柳,枝条随着她的黑发一起向一旁扬着。那是我第一次见她。

她没有告诉我她从哪里来,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我,眉间的痣在阳光下变得通透明亮。我亦不问她,将手中的酒递过去,问她,喝么。

她摇摇头,说,我不喝酒,会醉。话间带着浓浓的笑意。

我问她,喝酒不就是为了让自己醉?

后来,我还是见到了她喝醉的样子。眼中透着迷离的水光,月影滑过她的脸,看得到两行泪痕。我也醉了,可还是勉强听见她嘴中不断唤着一个名字,却不是我。

从那以后,她就再没有喝过酒。

她说,想要等一个人。

我说出了一个名字,隐隐期待她会否认。她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,问我怎么会知道。我笑了笑,告诉她,你上回喝醉了,一直在叫他的名字。

她低着头很久都没有说话,我在一旁看着她,她脸上蒙了一层黯然。终于,她还是开口,说,他是个负心人,他说要我等他的,可自己却走了,我去的时候只有一块墓碑。她说着说着突然笑出声来,喃喃地道,可是我要等他的,他说要我等他的……

她是个痴人,不喝酒不过是为了逃避。

冬天下起第一场雪的时候,她给我留下一坛酒,我却不知道她去往何方了。我想,她还是在找他吧,那个她连梦中都念念不忘的人。一整个冬天,我在等她,可她并没有再来过。

都说酒是越喝越暖的,而这一坛却只有寒气。


开春了,我固执地以为她会回来。我站在那棵垂杨下,远处只有连成一片的天地,不见一个红衣黑发的人。恍惚间,我已经醉了许多天。半梦半醒的时候,我确信我已经看到她了,携着一缕柔和的春风。再醒来时,窗外漆黑一片,月光透过缝隙漏进来,洒在地上像水一样清。

我决定离开,因为我突然忘记了一些事情。只知道我想找一个人,那人眉目如画,有一双桃花眼。

后来,我在山上见到一个人。她眼角微微翘着,晶亮地像是揉进了星子。她身上有一种感觉,我很熟悉。黑发,桃花眼,笑起来很美。但是似乎又少了样东西,我看着她,却说不出来。

她问我,你知道这酒为何叫梦回?

我反问,为什么?

她捧起坛子倒酒,醉意熏熏地将小半倒在了桌上。我按下坛子,她的手还不曾抽出,我触到的只是一片冰凉。她的手指细而长,感觉得到一个个清晰的骨节。我缓缓地说,你的手很凉,冷么?

她轻笑起来,顾左右而言他,这坛酒可以让你看到最想看的人。

我疑道,最想看?

她眼中一片灿灿的水光,嘴唇浸过酒渍后越发嫣红。她说,看得出你在等人。

梦里有一个模糊的影子,纤细,单薄。是件鲜红的衣裳,像天边烧起来的云。走得近些,竟然是她的样子,只是,眉心多出一枚朱砂痣。眸光盈盈,笑弯了一双眉眼。她轻轻开口,我找到他了呢,在桥那端。地上不断的飘来花瓣,零碎的、血红色的花瓣。

我睁开眼,身旁空无一人,只剩下一个空着的坛子。我明白了一件事,原来我想找的是那个红衣黑发的人。她们长得很像,只是差眉心一点殷红。

她还是会来,每一次都会带一坛梦回。她抿着嘴角看我,眼中却带着一丝看不透的黯淡。我问她,你有没有想看的人?

她眼带桃花,嘴角含笑,答道,有。

我笑着把梦回送到她跟前,说,那为何不试一下。

她眼帘垂下一截,复而用晶亮的眸望着我,说,没用的,我看他,他看的却从不是我。

一阵风吹的烛火歪向一边,我轻声说,哪怕能看到也是好的。

隔了许久,她突然开口,那不过是一坛酒罢了,润肠,暖胃。说完便起身走出门,身影渐渐融在隐隐绰绰的夜色中。

再后来,她不再提,我亦不再问。每一次酒醒,她都已经离开。酒,可以让人忘记一些事,也可以让人记起一些事。梦回却能让人将梦与现实都记得清楚。记忆越清晰,就会越痛苦。

所以,我清楚的记得,那天晚上,我也许是醉了,也许还清醒着。我勉强看得清眼前的人白衣黑发,上翘的眼角。她的手仍旧冰凉,像是凝结了一层寒气。我拉过她,问道,是你吗,我找到你了。

她微微缩手,身体很僵硬,她说,你醉了,我不是她。

我执意要拉回她,眼中迷离一片,但是我在想,我要留下她。而她却没让我这样做。

因为那天过后,她不再来。


山上的桃花还很艳丽,可是那人不在,也只是一片惨淡。桌上只剩下半坛梦回了,我不知该不该饮。我怕,梦一醒,就什么都不剩了。

我开始学着酿许多种美酒,却始终忘不掉一个人。忘不掉是因为不想失去。不知道桃花开过几回,我想去找她了。毫无目的地我想起了那半坛梦回,它摆在桌上,还散发着醉人的香气,我没有犹豫地捧过来一饮而尽。

很快,我看到了她。她站在一片树荫里,脚边还放着一只倒了的酒壶,样子和初见时没什么变化,像桃花。酒醒的时候,眼前忽然什么都没有了,我意识到那些不过是幻象罢了。果然,梦醒后什么都不会剩下,但是我已经看到她了,她一个人站在树林里,看上去过得很惬意。酒会让人孤独,我这时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。

那之后,我走了许多地方,也不知过了多久,但是并没有找到她。常常在路上碰到与她相似的背影,我上前叫住那人,转身才发现并不是她。很累了,可我想一直找下去,我不想错过了。已经错过了一次,我不会再让她走。

在我以为我已经很老了的时候,在一片桃林中,我见到了她。她在的地方总有桃花,忽然想起,山上的桃花这时也开了吧。

看到我的时候,她只是吃惊了一下,很快便笑了。她微微侧着头,眼中流露出一种水一样的光芒。她说,你来了。

见她不为所动,我来到她面前,看着她,说,找了你很久,还好找到了。

她嘴边挤出两枚浅浅的酒窝,问我,你把我当作她的影子,对不对。

我叹一口气,说,如果是那样,我不会来。

我把一坛酒放在她面前,告诉她,我学着酿的,这坛叫醉暖,可能不会让你的手那么凉。

她笑得很轻,却好像艳过了桃花。

梦回醉暖,不过是一场相思局。




题外话:是以前写的故事了,字句改动了一些发出来凑个数。以前写的乱七八糟很多东西里,这篇是隔着时间看来还不那么幼稚的。


假装没有爱上你(ch 16)

无忧MM:

ch 16 没有爱上你

虽然怦怦的心跳在脑海中回荡,是如此的清晰,可是想想昨天对自己的承诺,我决定拒美人于千里之外。

 探身,端起在他旁边的托盘,我一屁股坐到了他旁边空着的桌子旁,安静的望着还在打饮料的丹郎,做痴情女状。

 可头脑里的小人们不断打架“他不会是跟踪我故意要坐到我旁边的吧“,”你不要臭美了,碰巧而已”,“碰巧,那不是说明我们很有缘分”“。。。受不了你了,你刚才没有走光吧”“啊?”我非常惊愕的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小吊带,“没有吧”“说,你是不是想故意走光诱惑他”,“没有啊,想诱惑他我就坐到他旁边装傻妞陪他聊天了啊”。。。。为什么丹郎还没有来呢。。。。

"你要等你的男朋友啊",旁边小三出声停止了我的无穷无尽的yy,声音里无穷的醋意,还有一丝很明显的戏谑。 那丝戏谑激怒了我,加之我的下身在痛,提醒自己不要重蹈覆辙,我面向他,笑得很腼腆,很羞涩,很炫耀,很装13的说,“是啊,我是要等我的未婚夫啊。”,而且还很耀武扬威的抬了抬手,努力去用我的大钻石去晃他的眼。 

昨天丹郎的心痛终于给我以勇气,把语音重重的落在了未婚夫几个字,一字一顿的说的是字正腔圆,(大猪小猪落玉盘啊),底气十足。

于是谈话结束,他马上一声不吭,埋头对付自己的食物。丹郎也终于回来解救我于危难之中。 我们以老夫老妻特有的沉默(。。。)吃完了早饭。

 我很急,觉得小三就在边上看笑话,尤其是后来有人坐到他旁边,他们更是语笑嫣然的肆无忌惮。但我又不知道说什么,我总不能说,“你看我多忠诚啊,他让我坐他旁边我都不坐”。

然后一天都觉得有什么不对劲。。。晚上才突然意识到,他为什么没有给我祝福呢,一句场面上的,即使是充满酸文腐气的恭喜恭喜都没有。。他就那么沉默了。。。是听到朋友订婚的反应吗?